• Oct 02 Sun 2011 12:22

 

在台灣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就變成了十二點鍾需要坐上南瓜計程車匆匆趕回家的灰姑娘。假日跟朋友聚餐小酌後,我已經沒有體力與精力再去下一攤。

但是跟韓國朋友吃飯並沒有"只有ㄧ攤"這檔事,一定有二三四五六攤之類的,不知道是不是人參還是泡菜的關係(?),我認識的朋友們都有著喝到三更隔天還能準時上班的神力,而我當了幾次灰姑娘後也偶爾夜不歸營,尤其是遇到有趣的朋友時。。。

首爾雖然保守,但跟台北比是非常國際化的城市,尤其是夜晚的弘大,江南,外國人之多往往讓我有來到西方國家的錯覺。

而首爾的週末夜晚才是真正的不夜城。江南的MASS八點鐘就已經排了五十公尺的人潮。某次凌晨三點從擠滿人潮的NB2出來,因為感冒實在太累想找個咖啡館,點杯咖啡睡個覺,發現街上的人群一點都沒有減少。撐到五點半要去坐捷運時,咖啡館門口還有街道旁躺了很多睡覺的人們,或坐或臥。第一次看到時覺得很好笑,很像在演電影。

 

 

弘大的凌晨三點。氣溫不到十度。我跟日本妹穿著短裙,抖著跑著,在滿是人群酒瓶傳單髒亂的街道上。走在前面的李先生像清潔夫一樣,邊走邊把擋在路上的酒瓶踢到馬路的邊邊。迎面而來的白人黑人黃皮膚,穿插著hello與안녕하세요。

今天的套票一張票可以去好幾間店,女生不用入場費。我們一家換過一家,途中經過自彈自唱的歌手,以及圍觀的人們,但是我們趕場中無暇停下觀看。

在等紅綠燈時,李先生說,在街上喝酒味道會比較好喔,然後把他的corona遞給了我。我喝了一口。恩,好像真的比較甜。

 

氛圍。

 

 

就在剛剛,一群人在新村吃完飯唱完歌,大夥兒決定要不要散會還是繼續玩耍時上演了一齣熱血青春韓劇。

李先生提議要去弘大club,日本妹本來要回家,聽到club眼睛亮了想去,但是在我跟日本妹還有李先生上了計程車後,外面幾個男人不知道在溝通些什麼遲遲不上車,逼的李先生提高音量:빨리  타(快點上車)!!!一邊不停的跟計程車司機說감사합니다,後來A型男上車了,在路上李先生不停的接到料理師的電話,而A型男則是劈哩啪啦了一堆叫李先生掛電話,我跟日本妹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只知道是不太妙的氣氛,後來我們在弘大下車後,李先生跟日本妹跟A型男用日文溝通,直到其他的朋友搭計程來把A型男架走,然後我們就飛奔進Club裡,讓別人來處理A型男,後來連本來要回家的料理師也趕來了,手裡拿著熱狗(為何?),大家站在外面吃熱狗喝啤酒,日本妹直說不好意思都是因為我,李先生也說不好意思都是因為我,A型男的朋友也一直說不好意思,大家不停的道歉說完場面話後才又各飛奔,玩耍的完耍,回家的回家。

 

我是個變態。覺得這一切都好好玩好有趣。

 

後來我們要離開弘大時,日本妹接到A型男的電話,才知道他根本沒回家,一個人不知道躲在甚麼地方,等到確定我們都要回家了他才回去。

 

韓國男生在追求愛情時還真是真性情。

 

 

 

a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V&S的異國戀
  • 感覺上A型男有什麼?
    他喜歡日本妹??

    Virgo
  • alywang
  • 應該是吧~不然幹嘛不回家首在那裏.A型男也喝多了,一直跟我說英文..我要求他跟我說韓文,他還是說英文== 從這點來看他應該是醉了.日本妹是跟他一起來的朋友.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不能要求她甚麼,又放心不下她去玩,可能也生氣李先生幹嘛提議要去club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