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有人說我優雅。

當時我臉上有長長假睫毛,閃亮亮的香奈兒眼影,喔,還有一件曲線畢露的MANGO黑色小洋裝。

而我只是淺淺微笑著看著他。

 

優雅,是貓。

是眼睛不看耳朵卻豎起來傾聽你的一舉一動,

即便那麼安靜的不吵不鬧轉過身去,眼神流連輾轉透露出的卻是深深期待。

 

我不是不語,而是無法。

彷彿一說出口這世上所有的一切就會變成支離破碎。

而那些從來就不曾說出口的話語,

成了一道枷鎖,一個項圈。

 

被套上項圈的貓,

還能被稱為是貓嗎。

 

無人時若無其事的舔拭傷口。優雅的。

 

那是誰也不懂的,

貓咪的悲傷。

 

 



 

 

a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