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.JPG  

 

兩個月前八點多天還是亮的,最近六點多就可以看到窗外變成淡淡金黃色。

這裡的冬天幾點天黑呢?我一邊猜測著,一邊看著夕陽的流逝。

 

一邊看著時間的流逝。

 

初衷,也許是倉皇的為了想抓住與那個人已斷掉的線,也許是想要給傷痕累累的情緒找出路。

第一天在師大上課時,只覺的天阿,這是什麼象形文字阿,好可怕阿。雖然上課只有短短的三個月,沒想到卻一腳踏進韓劇韓樂裡永遠聽不完看不完感動不完的,目眩神迷的世界。

以為那就是終點了。

 

 

這個星期開始了我的二級生涯,一如往常的上課下課,與同學吃飯哈拉玩耍,念書寫作業,穿插著社團/語言交換/交流會,忙碌依常,但是想要全部聽懂看懂的渴望卻越來越強烈。

在博物館時,看電視時,看小說時,還有想到那個人時,就像飢餓的小狗一直覺得不夠。

我想要暢行無阻的閱讀,書寫。

 

原來不是終點阿。

 

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,愛上了方方正正的     한국어

 

有了感情   。

 

 

a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